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天地 >> >> 正文
长城保护进入“数字时代”
[来源:中国文物报 | 作者:中国文物报 | 日期:2009年5月7日 | 浏览3217 次]

长城保护进入“数字时代”

作者:中国文物报 李艳

    八达岭长城见证过长城保护事业的诸多重要时刻。

    1984年7月28,《北京晚报》《北京日报》《经济日报》等媒体和八达岭特区办事处等单位联合发起的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社会赞助维修长城的开工典礼在此举行。

    25年后的418,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测绘局在此公布明长城长度数据。这是两个部门首度合作,综合运用田野考古和现代测绘、计算机科技开展长城资源调查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此后,随着长城资源调查的全面、深入开展,长城资源管理信息系统将得以建立和逐步完善。这意味着长城的保护和管理已经进入数字时代。几十年的跨越,长城的境遇正在不断改善,保护的困难、面临的问题也一直如影随形。要保护好这个世界上体量最庞大的文物,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和挑战。


长城保护的三十年历程


  
 长城专家董耀会将改革开放后的长城保护事业划分为三个阶段。改革开放初期,随着集体经济的解体,文革中后期建立起来的长城保护基层体系遭受很大冲击,长城大都处于无人管护的状态;1984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对长城的认识与振奋民族精神的社会需求结合起来,首都几家媒体发起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社会募捐活动,掀起了全社会关注长城保护的高潮;第三个阶段就是2006年国家文物局启动长城保护工程以来,推动了长城保护的法规、制度建设。长城由此进入国家保护的层面。

    有三件事成为长城命运改观的转折点。

落实中央领导指示,遏制大规模破坏长城势头

    1979年七八月间,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国家文物局前身)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召开长城保护研究工作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北方长城沿线十一个省、市、自治区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和有关专家。这次会议召开的背景是,针对文革期间长城遭受大规模破坏的情况,中央领导同志曾指示要求重视长城保护工作,北京、秦皇岛等地也采取了保护长城的措施,大规模破坏长城的势头得到遏制。这次会议总结了前一阶段的工作,提出必须采取措施坚决制止对长城的破坏,并就长城的研究、宣传以及长城保护的建章立制提出了几点建议。会议过后,各地文物部门推进长城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如河北省唐山专区秦皇岛市、抚宁县和辽宁省锦州市绥中县在19799月联合召开了两省三市县所辖范围内长城联合保护会议,草拟了《绥中、抚宁、秦皇岛关于联合保护长城的试行办法》,并明确了保护范围,制定了保护措施,建立和健全了群众保护组织。北京市人民政府在延庆县靠近八达岭长城的西拨子公社勘查了被破坏的长城情况,召开了长城保护现场会。北京市副市长白介夫,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孙轶青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北京市有关长城的六个区、县、市文物局、园林局等方面的负责人出席了会议,会议作出坚决立即制止破坏长城的决议。对已拆毁运走的长城砖石,要求一律送回原地修复,并要予以罚款的处理,今后如再拆毁长城,要从严处理,依法治罪。一些地方还对长城进行了调查、踏勘,发布保护长城的布告并健全建立保护机构。但随着农村土地承包制在全国的推行,原来看护长城拿工分的奖励措施无法落实,很多地区的长城被人们冷落和遗忘。

爱我中华、修我长城

    19847,北京晚报、北京日报、北京日报郊区版、经济日报、工人日报几家新闻单位和八达岭特区办事处联合发起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社会赞助维修长城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9月,邓小平同志为之欣然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邓小平的题词更是激发了海内外同胞的爱国热情,纷纷出钱出力,投入到这一活动中来。希腊、日本、美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和友人也给予了赞助。这一活动极大地推动了长城的保护、宣传和研究工作。1987年,长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地位和影响进一步提升。据统计,到1994年,全国收到海内外赞助款达6000余万元,国家和地方投资则超过8000万元。长城沿线各省市利用获得的赞助款及政府的拨款,对八达岭、慕田峪、司马台、金山岭、九门口等14处重要地段进行了修缮。一些地方还建立健全了长城保护组织,对暂时没有力量或不能维修的长城古遗迹,设置了保护设施。

     这次活动宣传作用很大,对提升全社会保护长城的意识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董耀会评价说。

长城保护工程实施 《长城保护条例》出台

    长城仍然面临严重的人为和自然破坏的威胁,特别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建设、开发性破坏来势凶猛、破坏力大。许多有识之士担心,这种状况如果任其发展,长城将遭受更大破坏,为此,强烈呼吁加大长城保护力度。
     2006
年,在国务院的批准下,国家文物局开始实施长城保护工程

    长城保护工程(20042010年)的总体目标是,用十年左右时间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长城保护工作的开展,真正摸清长城家底,编制切实可行的保护规划,建立长城保护法律法规体系,理顺长城保护管理体制,增进长城保护科技含量,合理实施抢险维修工程,不断增加长城保护经费,使长城保护意识深入人心,从根本上扭转长城保护工作的被动局面。

    在这一行动纲领的指导下,200610月,《长城保护条例》出台,这是我国首部专项的文物保护行政法规。该法规确立的主要制度有长城保护总体规划制度、对长城旅游开发活动加以规范的制度、长城四有措施的落实制度和长城保护的社会参与制度。法规还明确规定省级人民政府要将辖区内的长城依法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外,取土、取砖,刻划、涂污,架设、安装与长城保护无关的设施、设备,驾驶交通工具,有组织地在未辟为参观游览区的长城段落举行活动等七种有损长城保护的活动被划入禁止之列。

    但是《长城保护条例》在执行过程中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由于对长城整体保存现状不了解,文物部门难以着手划分长城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也难以编制长城保护规划,致使《长城保护条例》的一些条款无法落实。

长城资源调查

    摸清长城家底成为实施长城保护工程的重要基础工作。2006年底,国家文物局与国家测绘局合作开展长城资源调查。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开展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专项文物资源调查。主要目标是建立长城文物记录档案、长城资源管理信息系统,编撰出版长城资源考古调查报告,为国家实施长城保护工程提供决策依据,奠定工作基础。经过两年的努力,明长城资源调查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日前,国家测绘局和国家文物局公布了明长城资源调查的有关数据和资料。今明两年,国家文物局还将全面启动秦汉以及其他时代长城资源田野调查工作。长城到底有多长?保存状况怎样?这个问题有望在两三年内解决,随之建立起的长城资源管理信息系统,将为各地划定长城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编制保护规划,制定保护修缮方案,建立长城档案等提供支持。

 

构建保护长城的科学管理体系

 

     长城是世界文化遗产,分布地域广阔,绵延几万里,行经1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国家对之实行整体保护,分段管理的原则。由于重视程度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长期以来,长城的保护级别参差不齐,除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外,省级、市级、县级保护单位都有,有的长城段落甚至未被公布为保护单位。这给长城的规范统一管理带来很大困难。

    近几年,在社会各界的关注、支持和参与下,长城的保护管理逐渐加强。

    北京、天津、辽宁省葫芦岛市等地区先后颁布了长城保护的地方性法规。一些地方政府为辖区内的长城划定了文物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有的还设立了专门保护管理机构。近些年,过去被证明有效的设立长城保护员看护长城的措施正由点及面地在长城沿线地区推行,2006年,长城保护员制度在法规中被确立下来。

    2006年底颁布的《长城保护条例》全面提升了长城的法律地位。该条例明确规定,长城所在的省级人民政府应当将长城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次明长城资源调查,文物部门已经掌握了明长城的规模、分布、构成、自然与人文环境、保护与管理等情况。明长城整体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条件已经具备。据了解,随着长城档案的建立等各项工作的逐步开展,明长城将会整体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央财政和各级地方政府还投入大量资金对长城进行抢救维修。据了解,自2006年开始实施长城保护工程以来,国家文物局已经审批了18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级别的长城抢险加固项目。

    20068月至20086月,中央财政投资2亿元实施山海关长城保护工程,国内六个省市的十余支专业团队参与了相关项目。工程在坚持原材料、原工艺、原做法的文物保护原则的同时,也采用了一些高科技的工具和监测方法,对今后实施的长城保护工程具有示范作用。

    同时,长城保护管理仍然存在宣传力度不够,长城沿线一些地区民众保护意识淡薄;经费匮乏;长城保护与某些地方经济发展矛盾等问题。

    管理体制不顺也是一个突出问题。在一些地区,长城被作为行政区域的分界,由于管理权限不明,有的地方出现两不管或是争着管的现象;一些地方为了发展旅游,随意改变长城管理体制,将长城的管理权经营权转让给公司或个人,给长城保护带来隐患。由于缺乏系统的监测和管理,一些破坏长城的行为未能得到及时、有效地制止。

    各地长城保护管理情况好坏不一,但从总体来看,目前的保护力量远不能满足长城保护的需要。

    社会形成的共识是,保护长城不能仅靠政府的力量。几年前国家就提出要创建政府主导,公众参与的文化遗产保护新机制。长城保护尤其需要公众的参与。如何建立这样的新机制是需要研究和探索的时代课题。

             
被蚕食和被改造的长城


    
神舟五号凯旋后,一个老话题又被拾起:在太空能不能看到长城?有专家解答,这相当于用肉眼看2000米开外的头发丝。由此想到,我们不仅在太空中看不到长城,在地面也看不清说不清长城。

    数字是长城研究的难点和盲点。

    每个朝代的长城走向、起止点、长度都不一样,计算长城的精确长度十分困难。

    比统计历代长城长度更难解答的是现在长城还有多长、保存状况究竟如何?

    2000年,中国长城学会向媒体披露:明代长城有记载的12700华里只剩下不足13的地段还存在可以辨认的城墙;13的墙体已经由于各种原因坍塌或毁坏,剩下由大量夯土和石块组成的城墙遗址;另外13则已经完全消失。消息公布后,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人们担心万里长城正在不断缩短,这在感情上是难以接受的。

    实际情况如何呢?最新公布的明长城资源调查数据显示,明长城总长度为8851.8千米,其中人工墙体长度为6259.6千米。人工墙体中保存较好的只有8.2%,保存一般的有17.7%,保存较差的有23.9%,保存差的有18.9%,消失的有31.3%

    有关报告分析说,对长城造成破坏的主要是自然和人为两种因素。其中自然因素主要有:地震、山体滑坡、洪灾、流沙、风雨侵蚀、植物生长、啮齿动物破坏等。人为因素更为复杂,主要有:交通及其他工程建设、居民的生产生活活动、不当开发利用、不按原状修缮等。分析来看,自然因素造成的破坏往往历经时间较长、进程较慢;人为因素造成的破坏往往会给长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报告还指出,长城的现状变化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部分人迹罕至地段的长城没有明显的突变,自然侵蚀为主要变化原因;部分地方的生产生活对长城造成了严重破坏,长城保存状况明显恶化;突发的地震等自然灾害对长城造成了巨大破坏,导致长城保存状况发生明显改变。例如,2003年发生在甘肃山丹、民乐之间的地震,造成山丹县境内的明长城墙体及烽燧部分倒塌,数十处发生裂缝和倾斜,损毁严重。

    长城周边自然生态的恶化侵蚀着长城古老的躯体,特别是山西、陕西、宁夏、甘肃等西部地区,占整个长城70%以上的夯土长城大多处于自然条件恶劣的偏远山区,常年受风沙侵袭及雨水冲刷,墙体断断续续。临近毛乌素、腾格里等沙漠边缘的长城,很多已经和周围的耕地一起被沙漠所摧毁、湮没。

    比起自然损毁,人类活动对长城的破坏更为严重。

    人为破坏主要包括取材性破坏(挖砖取土)、建设性破坏(工农业交通设施)、开发性破坏(旅游过度开发)和修复性破坏(不遵循历史原貌)。

    前两种破坏是传统的破坏方式,后两种破坏是商品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新现象。近年来,随着长城沿线民众文物保护意识的提高,取材性破坏有所减少。而随着旅游热的兴起,开发性破坏和修复性破坏成为破坏长城的主要形式,具有来势凶猛、破坏力大,有时甚至是毁灭性的特点。

    长城已经成为重要的旅游资源。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07年,长城沿线旅游点对外开放的已经有200多个。然而一些地方不科学的开发利用对长城造成了程度不一的破坏。

    如青岛市黄岛开发区于家河村东是战国齐长城的入海处。一家公司在铲除了原有的土筑烽火台遗址后又重修了一座用高级石料新修的现代化仿明敌楼,并建起了数十米现代化的石筑仿明长城。又如宁夏灵武县小龙头长城风景区,为了发展旅游,将原本用黄土夯筑的长城包裹上一层空心砖垒的墙,尽失长城原貌。有的景区安装缆车、修建宾馆等旅游设施,浓厚的商业化气息破坏了长城沧桑古老的历史风貌。

    为了规范对长城的旅游开发,防止不当开发对长城及其历史风貌的破坏,《长城保护条例》规定,将长城辟为参观游览区应当坚持科学规划、原状保护的原则。开展长城旅游应当具备下列条件:第一,安全状况要适于公众参观。第二,已经落实了四有措施。第三,符合长城保护的总体规划。将长城段落辟为参观游览区,应符合相应的备案程序,核定旅游容量指标。对不符合规定条件的长城段落辟为参观游览区,或设置的服务项目不符合长城保护总体规划要求的,将依法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