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天地 >> >> 正文
长城的文化史意义
[来源:中国文物报 | 作者:中国文物报 | 日期:2009年7月6日 | 浏览8794 次]

 

长城的文化史意义

燕海鸣

 

    不夸张地说,在世界范围内最为知名的中国文化遗产非万里长城莫属。关于长城的介绍往往是外国旅行者来中国前的必读。但究竟中国人自己对长城的历史了解多少,其实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在我们的历史课本中,总会看到这样的话语:中华文明是四大古文明中唯一延续至今的。这里的关键词是“古”和“延续”,它们似乎已经成为我们面对全球化以及西方价值渗透时候的杀手锏。而长城则是这样的“延续的古文明”的代表之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长城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其他类似的文化遗产。

  但与长城重要的文化意义相比,长城研究却显得比较薄弱。并非说我们对长城的研究数量和力度不够,而是说我们今天的长城研究视野相对狭窄,除了对长城进行的大量历史学与考古学的探索之外,很少去分析长城作为一个民族文化符号的深层次社会学与文化人类学的涵义。笔者认为,一个成熟的文化遗产研究系统,不应该只局限于历史与考古文献的梳理,更应该在此基础上,从大历史的角度,去探寻该遗产的历史变迁与社会机制的关联。

  当今的历史学界正在经历并实践着“新史学”的探索,即不再以传统的官方历史为主导的政治事件为线索,而是从民间的、文化的视角去发现学术、社会与文化的历史。有关文化遗产的历史研究也应该从这条路径中进行适当的发展,从生硬的政治史中摆脱出来,重新建构一个有关中华文明的社会、文化的叙事体系。

  文化记忆理论的兴起是文化史的一个里程碑,该理论认为无论是在今天看来多么伟大的遗产,都不是自动“伟大”起来的,其价值必然是在特定的历史过程中被重新塑造并建构的。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长城。在西方学术界,关于长城究竟有多么伟大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自从孙中山第一次将其作为中华文明的文化符号以来,许多学者都力图通过研究证明,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长城那些宏伟之处,其实大都是一种被建构起来的历史假象。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林蔚的著作《中国的长城:从历史到神话》是长城研究的一部经典,在该书中,作者指出,“长城”这个名词对今人来说其实不过是一个神话而已。最近出版的一本由英国学者写的《长城:中国对抗世界》,也通过新发现的史料证实了这个观点。在他们看来,长城所体现出来的历史延续性、文化优越性和军事功能都被今天我们所无限夸大了。

  其实,稍具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长城绝大部分都是明代建造的,而中国历史中也有相当长的时间其实是没有修建长城的。但这些学者所关注的,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有关长城的叙事中对此基本上忽略不见,而长城依旧能够成为中国人为之自豪的“历史延续性”的代名词。他们都认为,是在近代中国遭遇西方侵略时,一种民族认同的文化需求给了长城伟大的文化意义。

  另外,林蔚等人还认为,从军事角度上看。今天所残留的明长城,其实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对当时人的心理安慰而已。正如陈正祥在《中国文化地理》中说,“明长城所给予中国人的,是民族的心理安全感超过了实际的防御价值”。“土木堡之变”后,明朝犹如惊弓之鸟,不断在北京城四周修建越来越坚固的城墙,但也无法改变其军事上丧失根本追击能力的事实。如此看来,长城留给我们的神奇就只有“长”了,据说升入太空的宇航员都能看到长城那优美的曲线,但这个有关长城最后的迷思也通过杨利伟的眼睛被否定了。  

  不过,这种所谓的误读,怪不得咱中国人。正如林蔚的研究表明,长城之所以成为“伟大的城墙”  (The Great Wall),完全得益于西方传教士和旅行者的最初的夸张想象。从清朝初期一直到19世纪末,长城在西方旅行传记中频繁作为一个伟大的东方符号而出现,一次次充满想象的描述让长城的形象慢慢丰满宏伟起来。而据那些游记记载,当时的中国人,则根本不在乎这些废旧的边墙。这种西方人眼中的长城,在辛亥革命时期,才被孙中山发现并采纳,第一次成为中国人自己的“伟大的城墙”。

  这样看来,某种程度的来自西方的偏见,其实对于唤起一个文化的认同感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其实任何一个民族,在历史中都会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比如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希腊的帕特农神庙,罗马的竞技场。长城经过西方旅行者的升华,就具备了这种历史价值。

  在林蔚看来,长城成为民族象征还脱离不了主观的需要。孙中山首先在《孙文学说》提出长城守护中华民族文明的重要意义,而《长城谣》、《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再次强调了这种意义。在抵御外敌的近代中国,也只有这样一个符号才能最大限度地动员民众,唤起国人的保卫家乡的情感。在全球化席卷全球的今天,长城被不断重复的文化价值,更让我们感到了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

在这些来自西方的关于长城文化记忆的研究中,我们似乎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长城本来的历史面貌是什么,在其形象升华的过程中,它帮助中国人找到了寻觅已久的对自己历史文化的认同,所以它才“伟大”起来。但历史并不简单的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长城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其具备无与伦比的文化价值,这种价值是与华夏文明的自我塑造和认同紧密相关的。可惜的是,直到今天,在这个话题上,中文的研究文献中,只能看到概括性的总结,真正深入全面的实证研究却少之又少,以至在这个话题上,来自中国人自己的声音很薄弱。希望有一天,我们自己的长城研究乃至整个文化遗产研究,能够拓展出文化史的视角,在本土的语境下展现出一个文化大国对其历史遗产的多层次的反思。

 

                                             (中国文物报)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