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天地 >> >> 正文
金边壕不是长城吗?
[来源:河北省保定市文物管理所 | 作者:李文龙 | 日期:2009年7月20日 | 浏览5522 次]

 

金边壕不是长城吗?——与景爱先生商榷

河北省保定市文物管理所 李文龙

 

2004220吉人先生在《中国文物报》8长城研究与保护专栏发表了《是不同认识还是走入误区兼谈金界壕是不是长城》一文,就金代长城等问题与景爱先生进行了探讨。42该专栏发表了中国文物研究所景爱先生的文章《再说金边壕不是长城》,再次阐述了其观点。作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一项军事防御工程,从古至今,对长城就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这是十分正常的。今笔者不揣陋见,就金长城等相关问题谈几点看法,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金长城的界定

    景爱先生首论金边壕不是长城,这是考古学界早已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文物考古界是将金边壕更通用的称呼是界壕 归入长城中的。1981年出版的《中国长城遗迹调查报告集》、1995年出版的《长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对金长城已有论述。1997610《中国文物地图集》编委会第14期《工作通报》中刊发了19973月置7日一19日召开的长城普查编图工作座谈会的工作纪要,来自国家文物局领导、《文物地图集》编辑组及北方十省区的代表就长城走向、构筑方法、时代推断等问题进行了探讨。20034月,《中国文物地图集》编委会又在北京居庸关召开了北方六省区长城普查编图工作座谈会。在这两次会上,均认为金界壕按长城收录。河北省文物局在编写《河北省志·长城志》过程中同样也将金界壕定为金代长城。的确,李逸友先生在《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卷》中未称金长城而称金代界壕遗迹,但在发表于《内蒙古文物考古》20011期上的《中国北方长城考述》一文以及2002年春与笔者的交谈中,已将金界壕认定为金长城,《中国文物地图集·内蒙古分册》初稿 中也这样编写。从以上意见和观点看,景爱先生所言“……边壕不是长城已经取得了共识的说法仍有讨论的必要。

二、金边壕结构与长城结构的异同

景爱先生在论及边壕不是长城时谈到:最根本的原因是边壕与长城的结构完全不同。我们知道,中国古代长城的修筑有2000多年的历史,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长城的形制与结构也不尽相同。但因地制宜外侧挖壕、内侧堆土筑墙的壕、墙结合的修筑方法,其例可见战国秦长城宁夏固原 、西汉长城内蒙古赤峰 、北魏长城太和年间长堑 ,甚至明代长城蓟镇、宣府镇中也可见长城外侧掘壕的地段。壕、墙结合使进攻者受到的阻击更大,因而使长城的防御功能上了一个台阶。从目前所调查的金边壕的形制与结构看。毫无疑问应属壕、墙结合,怎么能说边壕与长城的结构完全不同呢﹖

景爱先生文中认为“……金代认定它是边壕,而不是什么长城。似乎不称长城就不是长城。从历史记载来看,东汉蔡邕曾讲“……秦筑长城,汉起塞垣……”,汉代长城多称亭障。北魏太平真君七年“……筑畿上塞围。明代长城称边墙,又有外边次边之称谓。这些都未直呼长城,但又确属长城,为什么与它们功能、性质一致的金边壕就不是长城呢?

此外,景爱先生文中似乎过于强调边壕了。考古工作者在实地调查中发现金边壕是有墙体的李逸友先生在调查内蒙古境内的金界壕时,在大多数地段都发现了墙体,尤其是四子王旗白音朝克图苏木鲁其根界壕南线墙体基宽6—8米、高3米。笔者在河北省康保、丰宁调查金界壕时,均发现了壕内侧的墙体,有些地段可见夯筑痕迹,基宽3—4.5米,残高1.2—1.7米,夯层0.1—0.15米。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右前旗等地的金界壕,墙体底宽10—12米,残高3—4米。如依景爱先生之见,这种墙体应是壕壁。但我们应注意到,在墙体外侧发现的间距约100—300米、突出墙体的望台马面 又是公认的长城附属设施顺便指出,马面广泛分布于内蒙古、河北境内的金界壕上,而不是景爱先生文中所讲的只在赤峰北的重要地方设有马面 。难道壕壁还用加筑望台吗﹖实际上,边壕两侧的土棱不仅仅是有如长城残迹,而正是当年修筑长城砌筑的墙体。另据《金史·内族襄传》记载完颜襄于承安三年1198 时,因请就用步卒穿壕筑障,……五旬而毕。于是西北、西南路亦治塞如所请。这说明金边壕的修筑时间很短,仓促而筑,工程质量可想而知。这些墙体在当时修筑时经过了夯筑,但夯筑质量不高,再加上北方风沙的侵蚀,以至于有些地段墙体低矮,夯筑迹象不明显。景爱先生文中所讲边壕的壕壁则不同,它不是夯筑的,而是随便堆放的结果。与金边壕的实际情况有出入。

三、金代边壕的烽燧

有关金代边壕烽燧的记载,在《金史·仆散揆传》中谈到长城设施时有营栅相望,烽侯相应之句。贾洲杰先生在《金代长城》、李逸友先生在《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卷》中金代界壕遗迹中也有关于烽燧的记载。《金史·仆散揆传》中的记载应该说是可信的。贾洲杰、李逸友二位先生在内蒙古从事文物考古工作几十年,所记当不至于有误。笔者个人基本同意贾洲杰先生的观点,有一些突出于墙体外侧的望台就是金代边壕的烽燧,其与望台的区分可能是位置、距离不同。因为从目前的调查情况看,只有望台的密集程度称得上是烽侯相应。当然,这还需要进行更加细致的调查、研究。目前就下结论说金代边壕没有烽燧为时尚早。

从以上所论不难看出,金代边壕继承了中国古代长城墙、壕结合的特点,并在许多方面进行了创新:沿线设西北、西南、东北、临潢路四路招讨使,确立了分段修筑、分段管理、分段防守的制度;壕、墙并列有利于阻击敌骑;望台增加了墙体自身防御功能;沿线边堡有利于就近驻防,互相支援。这就使金代边壕的防御体系较前代长城更为紧密,同时它的这些优点为明代长城所沿袭。金代边壕无疑属古代长城范畴,这不是对边壕的一种误解,而是对这一工程浩大的古代军事防御工程实事求是的解读。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