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天地 >> >> 正文
山西省北齐长城调查研究
[来源:太原师范学院历史地理与环境变迁研究所 | 作者:王杰瑜 | 日期:2009年10月27日 | 浏览5520 次]

 

山西省北齐长城调查研究

 

太原师范学院历史地理与环境变迁研究所 王杰瑜

 

北齐辖境相当今天山东、河北全境及山西大部和河南的一部分。北齐立国之时,西有北周的虎视眈眈,北有突厥、蠕蠕(柔然)、契丹等的侵扰,形势严峻,因此,自建国始就不惜巨资,屡修长城,可谓“在秦以后明以前,总算推之为第一”。山西处北齐国土之西部和北部,隔河与北周遥望,北面与蠕蠕和契丹错处,是北齐修筑长城的重点区域。

据《北齐书》记载,北齐在山西境内修筑了5段长城 :1.黄栌岭至社干(或子)戍长城;2.夏口至恒州长城;3.总秦戍东至大海长城;4.“重城”; 5.轵关长城。经1999年、2000年山西省长城调查队的调查,山西境内现存三条北齐长城遗迹:第一条在今天五寨县城南1公里处的大洼山上,长城顺山坡而下,基本呈南北状。第二条西起于岢岚县西境的阳坪乡,经岢岚,越芦芽山入宁武,沿管涔山主脊向东,止于黄花岭,又于代县太和岭起,经代县、应县、浑源止于广灵。第三条在晋城泽州县南大口、小口一带。

新中国成立以来,不少研究者对于北齐长城作了详尽的考证和分析,有共识也有分歧。黄栌关至社干戍条长城的地望,王国良认为黄栌关在今离石西北80里,而社干戍则在朔州西150里的废武州城。艾冲也有相近的认识,并对此段长城的经由地作了详细的描述:“长城起首于今离石县西北40公里处,趋北偏东延亘于方山、临县、岚县、岢岚,抵五寨北部。”王育民认为,黄栌岭在南朔州治西河郡(今山西汾阳)西北60里,社平戍(即社干戍)在朔州治广安郡(今山西朔县)西南汾河上源,虽然与上面两位先生的认识有差异,但出入不算太大。

 

黄栌关在离石市吴城镇舍科里村东南1公里处的黄栌岭上,自古就是太原穿越吕梁连接离石重要的“东西之孔道”,因黄栌沟“窄狭而难行”,代有修葺“成商旅之通衢”(见黄栌关摩崖石刻),即便有长城遗址也早已残毁殆尽。作者对黄栌岭东北五公里的山岭进行了调查,尚未发现长城遗址,只在黄栌沟发现一条石垣。该垣从岭顶起北向顺沟而下千余米,疑为护路墙。

按上述几位先生的研究和文献的记载,五寨县大洼山段长城,当为天保三年(552年)所筑黄栌关至社干戍长城的北端无疑。

关于轵关长城。除寿鹏飞认为轵关长城应在今龙泉—固关一线外,其他研究者大都认为轵关在河南济源市北。今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大口、小口一带存在着长城遗迹,光绪《山西通志》卷4《关梁考》名之曰“盘石长城”,修筑于明嘉靖年间。1999年,山西省长城调查队从晋城市衙道乡向南深入济源市北白龙庙收费站南3公里一带,成大林先生发现有长城遗址(当时笔者没有到现场)。200011月初,笔者对大口的长城遗迹进行过调查,调查工作从大口一带一直向西延伸至小口南斑鸠岭村。对于长城遗迹的时代,认为明“盘山长城”是修筑于北齐长城的基址之上。应当说这段长城起自积关西,然后东延经河南济源、沁阳等市,于泽州县晋庙铺镇斑鸠岭村入山西境,止于大口东4公里的断崖上。

最不清楚、问题最多的是第二条长城遗址。明代蔚州有个叫尹耕的人在《九宫私记》中记述道:“余尝至雁门,抵岢、石,见诸山往往有劚削处,逶逦而东,隐见不常。大约自雁门抵应州,至蔚东山三涧口,诸处亦然。问之父老,则云古长城迹也。”“及读史,显王二十六年有赵肃侯筑长城事,乃悟。盖是时三胡并强,楼烦未斥,赵之守境东为蔚、应,西则雁门,故肃侯所以筑之。则父老所谓长城者,乃肃侯之城,非始皇之城也。”尹耕的记述较具体地勾勒出这条长城的走向,但他在纠正始皇筑墙错误的同时,也为后人制造了混乱。“在楼子山上有古长城遗迹,明正德中兵备张凤翊立石山下,曰紫塞长城,或疑为六国赵时所筑之旧。”直到今天仍有人持这种观点。即使是北齐所筑,但究竟是哪一年所筑,是哪一段,认识较为混乱。

《大清一统志》朔平府古迹条下云:(长城)“东接大同府北境,亘左云、右玉、平鲁三县北,西沿黄河接宁武府偏关县界,《北史·齐文宣帝纪》天保七年自西河总秦戍筑长城东至于海,八年又于长城内筑重城,自库落拨东至乌纥戍,几四百里。”寿鹏飞完全承袭了这种观点,“天保三年,自河西总秦戍筑长城,东至于海,此为今陕北清水营至山海关之外边大长城。”王国良、艾冲、王育民等则认为,黄栌关至社干戍长城北延到大同西北即总秦戍,然后再向东入河北省赤城,折南至居庸关又东向至海。由此看来,我们所调查的第二条长城就只能是天保八年所筑的“重城”了。

王国良、王育民以为“重城”是起于偏关东境,经雁门、北楼、平型等关而达晋燕交界处,这种认识显然是存在问题的,俨然是明代内长城的一个翻版。艾冲认为,库洛拨位于今朔州南境,圪纥戍故址在今灵邱县西南境、平型关东北,这段长城是沿用了肆州长城和北魏“畿上塞围”的基址,从五寨北部东入宁武,过天池北、跨恢河,循恒山历经朔县南境、代县雁门关、应县、浑源、繁峙等县,抵灵邱西境沙河、唐河、滹沱河的分水岭上。从表面上,他的这种认识似乎稍近实际,但又经不起推敲,照此是无法落实到地图上的。另外,他对肆州长城的分布、走向也只是一种假设或推测。

这条长城筑于何时,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这条长城是由两段组成的,东段就是天保八年所筑的“重城”遗址,艾冲的分析应当是有道理的。西段应为总秦戍至海的西段,研究者对这段长城存在分歧的原因就在于总秦戍位置的确定,人们总认为总秦戍是在大同附近或偏关西北,其实是错误的,文献记载得很清楚,“西河总秦戍”。既然是“西河总秦戍”,那么总秦戍在西河也就是不言而喻的了。魏晋北朝时,西河当指今离石周围一带,总秦戍应距此不远。《山西通志》就云:总秦戍“北齐天保筑长城起此,在州(保德)南十五里”,这种看法比较接近事实。由此看来,总秦戍应在今天兴县、保德以及岢岚等的某个地方。结合调查,我们推测,该段长城起自岢岚西境,经岢岚、五寨南境、纵穿宁武,至神池黄花岭,然后北折,至大同附近与夏口—恒州段长城相接。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这条长城作出比较合理的解释。

 

                           中国文物报    责编:孙波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