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天地 >> >> 正文
农业文化景观遗产及其动态保护
[来源:中国文物报 | 作者:中国文物报 | 日期:2010年6月13日 | 浏览5132 次]

 

 

农业文化景观遗产及其动态保护

 

1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

   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启动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动态保护与适应性管理”项目,旨在建立一个全球水平的农业景观及其有关的生物、文化多样性的保护体系,使之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与保护,并使其成为地方可持续管理的基础。

    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是指:“农村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进化和动态适应下所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这些系统与景观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而且可以满足当地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需要,有利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作为一种新型的遗产类型,GIAHS与其他世界遗产类型相比,有着显著区别:一方面,它是一类专属于农业的遗产类型;另一方面,GIAHS是一种更加注重人地和谐的活态的、复合型遗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项目负责人曾对此作过准确界定:“GIAHS主要体现的是人类长期的生产、生活与大自然所达成的一种和谐与平衡。它不仅是杰出的景观,对于保存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的农业生物多样性、维持可恢复生态系统和传承高价值传统知识和文化活动也具有重要作用。与以往的单纯层面的遗产相比,GIAHS更强调人与环境共荣共存、可持续发展”。

     按照定义及粮农组织所制定的标准,典型的GIAHS包括:①以水稻为基础的农业系统;②以玉米和块根作物为基础的农业系统;③以芋头为基础的农业系统;④游牧与半游牧系统;⑤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⑥复杂的多层庭园系统;⑦狩猎—采集系统。在项目准备阶段,6个国家5种类型的传统农业系统被选为首批保护试点,后又在德国政府的支持下,增加了另外两个国家的传统农业系统。按照粮农组织的计划,将逐步建立起100~150项保护试点在内的GIAHS保护网络。更重要的是,该项目旨在利用这些GIAHS试点开发出一种基于适应性管理的保护计划,以在此基础上,探索该系统的经济可行性,确定日益显著的气候变化背景下的经济与环境可持续的发展战略,保护小型农户或以传统的家庭为单位的生产结构和本土社区的权益。(闵庆文      珊)

2   目前已有的农业文化景观遗产保护试点截止目前,全球已有7个国家6个系统被列入GIAHS保护试点。

     1)中国浙江青田的稻鱼共生系统

       稻鱼共生系统,即稻田养鱼,是一种典型的生态农业生产方式,系统内水稻和鱼类共生,通过内部自然生态协调机制实现系统功能的完善。系统既可使水稻丰产,又能充分利用田中的水、有害生物、虫类养殖鱼类,综合利用水稻田的一切废弃能源,提高生产效益,不用或少用高效低毒农药,以生物防治虫害为基础,生产优质鱼类和稻米。该系统不仅可以描述为一种生产方式,而且是一种独特的农业文化。浙江省青田县及其周边的一些地方的“稻鱼共生系统”至少有1200多年的历史,目前还保留有传统的稻鱼共生农业生产方式,稻田内放养本地特有的“田鱼”,家家户户在房前屋后挖坑凿塘,饲养田鱼,形成了“有水有田鱼”的奇特景观,“鱼灯舞”则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秘鲁高原农业系统

     安第斯山脉中部地区是马铃薯的主要起源中心。在秘鲁南部距离著名的马丘比丘(MachuPicchu)不远的库斯科(Cusco)和普诺河谷(Puno),艾马拉人(Aymara)和盖丘亚族人(Quechua)世代驯化的作物品种多达177个。灿烂的印加文明和丰富的农业宝藏,数百年来被很好地保护并不断得到发展。

    这一遗产最让人称奇的是用于控制土地退化的梯田系统。当地人在陡峭的坡地和不同的海拔高度上进行耕作,从海拔2800~4500,有3种主要的农业子系统:玉米主要种植在低海拔地带(海拔2500~3500),马铃薯主要种植在中海拔地带(海拔3500~3900),海拔4000以上的高海拔地区主要用作牧场,但也可以种植高海拔作物。在的的喀喀湖(LakeTiticaca)周围的高原上,农民们在农田的周围挖掘沟渠。当这些沟渠放满水后,阳光的照射使水温上升。当夜间温度下降的时候,水就释放出温暖的蒸汽用以预防马铃薯及当地其他作物(如昆诺阿苋)等遭受霜冻危害。

  3)智利的岛屿农业系统

     智利南部的智鲁岛,是马铃薯的起源中心之一,其温带雨林蕴藏着大量的濒临灭绝的动植物物种。奇洛埃-维利切(Chilotes-Huilliche)人和梅斯蒂索(Mestize)人,通过农民(主要是妇女)口传的古老方法,至今还采用传统的生产方式种植着大约200种本地马铃薯。但是一些新的增加收入的活动,如在岛湖区及内海开展集约化的水产养殖,导致大量的男性劳动力从农业生产部门外流,妇女被繁重的社会和劳动所拖累,因此造成了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被放弃。这些变化造成了不仅使当地人受益、而且对全球都有益处的生物多样性的减少。

   4)菲律宾的稻作梯田系统

     古老的伊富高稻作梯田是菲律宾唯一保存下来的、颇具独创性的高原山地农业生态系统,至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梯田管理通过传统部落的管理习俗下实施。每一级梯田上都覆盖有森林,梯田顶部的公共林地保存了大约264个本地植物品种,绝大多数为当地特有种。梯田是整个山地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是雨水的过滤系统,常年呈饱和状态。而稻米生产,尤其是海拔1000以上山地的水稻种植,则得益于当地一种与气候变化、文化活动和水文管理的节律相谐调的生物节律技术。除了粮食生产以外,伊富高稻作梯田还保护了重要的农业生物多样性和自然景观。同时,其美学价值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因其壮美景观表现了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和谐,1995年,伊富高省5块梯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景观遗产,被称为“活着的文化遗产”。

5)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摩洛哥的绿洲农业系统

     马格里布地区的绿洲,是在极为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充满生机的绿岛,它是多样性显著、生产高度集约、产出较高的美好家园。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复杂而精密的灌溉结构,在当地传统的资源管理机构的支持下,确保了相当公平的水资源分配,成为该绿洲长期维持的一个关键因素。绿洲内植被群落以椰枣为主,间作着树木和作物。这些古老的农业系统生产出多样性的水果和蔬菜、粮食和饲料、药用和芳香植物,让人惊讶不已。椰枣叶子遮荫作用降低了环境温度,使其成为撒哈拉地区最好的居住点和重要的休闲娱乐胜地。绿洲的生产系统、灌溉系统与传统文化,在不同的地方随着环境条件的不同而有差异。在大陆性气候地区、山区以及沿海地区,都有绿洲存在。这些绿洲系统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构成了一个典型的农业文化景观遗产。

6)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草原游牧系统

    75%以上的非洲人口生活在农村,构成了较小规模的家庭农场,世代相传,形成了数百万家庭的生计基础。许多农业生产系统在农业生态和社会经济方面看,都是十分独特的,通常具有重要的农业生物多样性和十分丰富的乡土知识。GIAHS项目旨在提高小规模家庭农场、传统农业和农牧复合系统的生存能力,及其原住民和社区的食物和营养保障能力,促进MasaaiTapade社区的农业生产系统的适应性管理和保护,实现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农业和乡村的社区能力建设和可持续发展。

3   农业文化景观遗产的动态保护途径

    农业文化景观遗产与一般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不同,而是一种活态遗产,是农业社区与其所处环境协调进化和适应的结果,它保护的是一种生产方式,一种农民仍在使用并且赖以生存的耕作方式。因此不能像保护城市建筑遗产那样将其进行封闭保护,否则只能造成更严重的破坏和遗产保护地的持续贫穷。农业文化景观遗产要采用一种动态保护的方式,也就是说要“在发展中进行保护”。

    目前阶段对于农业文化遗产的动态保护可以归结为3种途径:

    第一,发展有机农业。有机农业是一种完全不用化肥、农药、生长调节剂、畜禽饲料添加剂等合成物质,也不使用基因工程生物及其产物的生产体系,其核心是建立和恢复农业生产系统的生物多样性和良性循环,以维持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它不仅有利于传统农业技术和农业文化的保护,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也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当地的可持续发展。遗产所在地区由于经济相对落后,农业发展还处于传统农业阶段,很少施用化肥农药,也为发展有机农业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

    第二,发展生态旅游。生态旅游强调保护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维持资源利用的可持续性,实现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它是一种具有保护自然环境和维系当代人们生活双重责任的旅游活动。在遗产地开展生态旅游,不但可以有效地保护农业遗产,而且可以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而保持原来的生产方式。然而过度的旅游开发可能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也是在遗产地开发旅游所最让人担心的。包括观光农业等的生态旅游的发展实际上是一种很有效的形式,积极而有序的开发将对遗产保护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生态旅游获得的旅游收益可以用来保护生态环境,同时旅游能带动建筑、交通、餐饮、娱乐、通讯、商业的同步发展,通过社区参与的形式使农民从中获益,从而愿意参与到遗产的保护。

    第三,建立生态与文化保护的补偿机制。获得国际社会和国家在文化保护、生态保护方面的支持也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农业文化景观遗产具有明显的生态合理性,在维持生态平衡、改善农田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保障粮食安全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生态补偿机制,利用经济手段可以达到保护生态与环境效益的目标。近几年关于生态补偿问题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目前最关心的就是那些经济相对落后、生态相对脆弱、文化又非常丰富地区,如何进行文化保护和生态保护的补偿问题。

(何      闵庆文)

4   中国的农业文化景观遗产保护经验

      2005年“青田稻鱼共生系统”被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以来,特别是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推进和各类媒体(包括报纸、电视、杂志等)的广泛宣传,不同水平的相关参与者对农业文化景观遗产的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先后制定了保护规划,出台了相关保护政策和标准,探索出了经济发展与文化保护协调发展的路子,得到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高度评价。

    结合科学研究和浙江青田的实际情况,保护规划对“稻鱼共生系统”实施了有机农业发展、旅游发展和生态补偿等动态保护的措施。目前,当地的特色田鱼干已经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产品,出现了一批田鱼加工户,县农业局也为部分农户提供了技术和经济支持。田鱼干的价格有了很大提高,出口量也有很大增加。

    对旅游发展的带动是最为明显的。自2005年以来,在广泛宣传和有效规划下,青田县农业文化景观遗产旅游资源的内涵被充分挖掘出来,以农业文化景观遗产旅游为核心的乡村旅游已成为青田县主打的旅游项目之一。旅游知名度不断提高,游客量也随之增加。2008年,全县共接待国内游客118万人次,比上年增长24.5%,国内旅游收入达7.6万元,比上年增长28.6%;接待入境游客6.1万人次,比上年增长20.9%,旅游收入达16955.7万美元,比上年增长27.9%。作为保护核心区的方山乡龙现村更是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游览,旅游业有了很大发展。据统计,2004年龙现村的游客仅为2000人次,而2006年则超过了1万人次。旅游人数的迅速增加让当地的居民充分看到了旅游发展将带来的巨大收益,几户村民开起了农(渔)家乐,有的家庭年净收入达到30万元。

    旅游的发展也有效带动了以稻米和田鱼为主的农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作为当地最具特色的产品,游客对购买田鱼干都有很大兴趣。游客量的增加对于田鱼干的销售是个很大的推动因素。另外,随着当地田鱼和田鱼干名声的不断外扬,外地很多田鱼养殖户也纷纷慕名而来。(孙业红   闵庆文)

5   中国潜在的农业文化景观遗产

     中国的传统农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世界上少有的、连续的文化传承基础。在数千年的发展中,中国的传统农业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同时也孕育了独特的农业文化。我国传统的生态农业模式很多,有些在少数民族生态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国际上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我国潜在的农业文化景观遗产大致可分为4个类型:(1)复合农业系统;(2)水土资源管理系统;(3)庭院生态系统;(4)特色农作文化系统。其中较为典型的系统有以下几个:

  1)稻作与旱作梯田系统

    梯田在坡地利用改造、防治水土流失和保障粮食安全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我国梯田发展历史悠久,梯田凝聚着中华民族各族人民的辛勤劳动和聪明才智,也推动了我国农业技术的发展,丰富了我国农业文化的内涵。现存旱作梯田历史悠久的有山西省洪洞县、赵城一带的梯田,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稻作梯田分布在我国南方亚热带、热带的丘陵和山地。最有代表性、历史悠久且保存完好的稻作梯田包括云南的哈尼梯田、广西的龙脊梯田和湖南的紫鹊界梯田)等。


2)稻作文化系统


   
中国是稻作文化发源地。江西万年县境内发现了世界上年代最早的栽培稻植硅石,从而被考古界公认为世界稻作起源地之一。万年贡米接近野生稻形态特征,同相隔不远的东乡发现的世界最北的普通野生稻一样,其蕴藏着丰富抗逆行性基因。在长期的水稻耕作实践中,围绕着贡米生产,逐步形成了歌谣、节令、习俗、耕作技术等方面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稻作文化。

3)桑基鱼塘系统

      明清时期,由于人口激增而耕地资源有限,于是地势低洼的浙江和广东商品经济发达地区出现了陆地和水面综合利用、种植与养殖相结合的农---畜的基塘生产方式。基塘系统是我国水乡人民在土地利用方面的一种创造。作为一种独特的水陆资源相互作用的人工生态系统,它能够合理利用水利、土地和动植物资源,成功实现物质的循环利用,容纳了大量劳动力,消除内涝威胁,有利于水稻灌溉,有效保护生态环境,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和实用价值。

4)黄土高原淤地坝系统

    淤地坝是黄土高原地区人民群众在长期同水土流失斗争实践中独创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水土保持工程措施。它既能拦截泥沙、保持水土,又能淤地造田、增产粮食。据史料记载,最初的淤地坝是自然形成的,距今已有400多年。明代隆庆三年(1569年),陕西子洲县黄土洼,因自然滑坡、坍塌,形成天然聚湫,后经加工而形成高60、淤地800余亩的淤地坝。人工修筑淤地坝的历史记载,最早见于山西省《汾西县志》:明万历年间(15731620),汾西一带就有在沟道内筑坝拦泥淤地的传统做法。到了清代,建坝淤地的范围扩大到吕梁山区。淤地坝建设不仅曾经给当地带来十分显著的经济效益,而且在现代黄河治理开发中也发挥以下重要作用:拦蓄洪水泥沙、减少下游河道水质污染、削减洪峰和调节径流等。

5)坎儿井水利工程系统

    坎儿井的历史源远流长,是由汉代陕西关中的“井渠法”传入西域后发展而来,引地下潜流灌溉农田,是干旱风沙区一种优良的取水工程,它具有“水行地下,减少蒸发、防止风沙,不用动力和自流灌溉”的特点。坎儿井自汉代形成雏形后逐渐传到中亚和波斯。吐鲁番现存的坎儿井多为清代以来陆续兴建的。坎儿井的长度为100~20公里不等。最古老的坎儿井吐尔坎儿孜,至今已使用了470多年,全长3.5公里,日水量可灌溉20亩地。坎儿井使火洲戈壁变成绿洲良田,也满足了人畜饮水需求,被誉为“沙漠生命之泉”。

6)旱作农业系统

    中国是旱作农业的发源地之一,间种套作及刀耕火种的技术都是宝贵的农业文化遗产。为了解决北方春旱多风的问题,逐步形成了耕、耙、磨、压、锄相结合的旱地保墒耕作技术体系,包括代田法、区田法和亲田法等旱田精耕细作法。另外,石砂田这种独特的节水免耕农艺是西北干旱区人民的一大创造,集中分布在青海、甘肃一带,约起源于明朝中后期,距今有400余年历史。具有蓄水保墒,提高水分利用率;隔热保暖,提高土温;减轻盐分积累,防止土壤盐渍化;减少地表径流,保持水土;减少养分损失,保持土壤肥力,抑制杂草,减轻病虫危害等6大功效。一般石砂田的最初10年,产量可比一般农田高出30﹪~50﹪,石砂田的增产效应可达30年。

7)草原游牧系统

    长期以来,牧人和五畜(马、牛、骆驼、山羊、绵羊)和自然生态系统同步协同进化,牲畜都是生态系统的主要成员,牧人通过驱赶牲畜长距离迁徙——游牧,合理利用草地资源,使其结构特征和能流与物质循环功能不致于恶化,维护了生物群落(植物、动物、微生物群落)和赖以生存的环境的平衡状态,草原牧人这种以草原放牧畜种为基础,以自己社会实践中创造的生态文化为支撑,通过游牧,不断调整放牧压力和牧草资源的时空分配,以适应由气候因子控制的非平衡生态系统的内在规律,使大范围的草地合理利用,既保护了草地,又避免了自然灾害对畜牧业的毁灭性危害。

8)特色农作系统

    我国是举世公认的世界农业起源中心之一,蕴藏有丰富的农业生物资源。世界作物起源地理基因中心确认我国为栽培稻、黍、粟、大麦、荞麦、大豆、裸燕麦等作物的初生基因中心,为普通小麦、高粱等作物的次生基因中心。除粮食作物外,我国其他果、蔬、花卉等园艺植物资源也非常丰富,其利用和栽培历史有长达五六千年,因此我国也被称为世界“园艺之母”。最初发源于我国的水果有:苹果、桃、核桃、枣、板栗、猕猴桃、荔枝、萝卜、榛等;花卉包括梅、牡丹、菊、荷、山茶、芍药等。此外,最早驯化的动物包括猪和鸡等常见畜禽。其他还有人参等中草药、茶、大麻、苎麻、桑、芋、菱、漆树及竹子等。上述物种在我国至今仍有大量野生种存在,其特殊的遗传资源以及衍生的中药文化、茶文化、竹文化、花卉文化等均具有重要的文化生态价值。(张      闵庆文)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