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报道 >> >> 正文
中国文物报:长城“小站人”:你可以为长城做N件事
[来源:本站 | 作者:原wmcms | 日期:2017年6月27日 | 浏览2777 次]

 

中国文物报:长城“小站人”:你可以为长城做N件事

 

  长城小站,始建于19995月,是由几十个“长城谜”一起自发组建的保护长城的公益网站。这是一个网站,也是一群人:年过古稀的老者、鸿蒙初开的少年、朝九晚五的公务员、“浪迹天涯”的驴友、海外归来的“留洋”者,博闻强识的研究者……

  18年过去了,这里由一群长城人的精神家园,变成了一个保护长城的公共平台,大家自称为“小站人”,软件工程师张俊是这个小站的负责人。

 

长城是我们的媒人

 

  出生浙江的张俊,当年考到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终于见到了一直向往的八达岭长城。长城很壮美,但是人山人海,所有的好情绪都给挤坏了。张俊对长城有点失望。

  后来,他在校园里认识了北京女孩曾傲雪。不经意间,张俊说起对长城的印象,傲雪向他出示了自己拍摄的照片,都是当时人迹罕见的一些未开发过的长城的原始风貌。张俊震撼了。共同的爱好使俩人越走越近,相恋相爱,毕业工作后就结婚了,从此成为热爱长城、行走长城一族。

  曾傲雪说,结婚前征求家里意见,爸爸知道他也喜欢长城,就说了一句话:行,喜欢长城的没坏人。

  几年里,热心参加行走长城活动的近百号站友里,有八对结为伴侣。“长城是我们的媒人”,张俊说。

  行走长城,是小站人亲近长城最常有的表达方式。通常,大家早早动身,来到长城脚下时,太阳正从东方升起,山峰披彩,光线在长城上游走,勾勒着一幅一幅转瞬即逝的图画。阳光像温柔的手抚摸着长城,城砖羞红了,整面墙都红了。冬天的时候,还有耀眼的圣洁的雪山是长城的背景,还能隐约看到残月挂在树梢上。

  长城依着山势翻腾而来,辗转而去,气势恢宏,给人一种震慑力。

  同一段长城,每天的朝霞和夕阳下是不同的;每年的四季又是不同的;而每年、每天在长城上行走的人的心态更是不同。这万种的不同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千变万化的长城景致。这就是长城,这就是她的魅力。

  小站的人都落下了一种病,一种逃脱不掉的对长城的思念。这就是长城情结吧。

  张俊说,小站人里有忠实的长城爱好者,以考察全中国长城为己任;有摄影爱好者,酷爱用相机记录朝晖夕阴下的长城、山野美景;有登山野营发烧友,翻山越岭走个不停。他们都是普通人,心存对山野和长城的热爱,多了点对大自然的感知、对历史和文化的领悟。热爱长城,使他们有了一颗平静面对生活的心境。

  行走长城户外活动每次通常是二三十人。在司马台长城植树,有七八十人参与。给学校做讲座及带孩子们去景区认识长城最多的超过200多人。

  随着国家长城保护工程开展和《长城保护条例》颁布,对长城的保护和管理越来越规范,小站人对长城的爱的表现形式也在变化、提升。张俊说,小站成立后,很快他们就意识到,无序的游人野游对未开发地段的长城会产生一定破坏。因此很早他们就开始讨论和思考如何做对长城有价值的事情,有意识的控制去长城的队伍,逐渐停止组织前往野长城的活动,转而尝试各种公众可参与的保护行动。

 

在长城脚下宣传长城

 

  “我的网名叫火箭人,是长城保护志愿者。来自长城小站,这是一个已经成立18年的公益组织。我们热爱生活、热爱长城”,这是张俊宣讲长城的开场白。

  “长城不仅有砖石修的,还有木长城,还有用夯土版筑,红柳、芦苇垒砌的,因地取材是古人的智慧;

  长城是长长的墙,长城不仅仅是墙,墙上修建了敌台,墙两侧修建了垛墙,垛墙上还修了箭孔,长城内外还修了很多烽火台,重要的地方修有关隘、城堡。”

  “烽火戏诸侯,孟姜女哭长城,长城有许多故事。

  找一找身边的‘长城’吧,邮票上有长城,银行卡上有长城,钱里面有长城,歌声里有长城,酒、车、画,甚至国徽、警徽里面也有。”

  “怎么做能保护长城?不在长城上乱写乱画,不在长城边乱扔垃圾,不动长城的一土一石,我们每个人都能保护长城。”

  配上精心制作的长城课件PPT,穿插十数年保护长城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尤其是,充满对长城的热情和热爱,张俊他们对长城的宣讲,极富感染力。

  张俊说,保护长城最重要的角色,不是我们城里人,而是长城边上的乡民,如果他们保护长城则长城长存,他们不保护长城,长城肯定就会很快消失了。“我们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进入到长城沿线的村落和小学,给那里的乡民还有孩子们去讲长城”。

  他们成立了“家住长城边”项目组,这是在对各项活动效果评估后的一项决定。只有生活在长城边的孩子知道了怎样保护长城,长城才有更好有未来。于是小站人将重点转向长城沿线的学校,通过帮助并影响孩子们,来影响更多的人去热爱家乡,保护家乡的长城和文化。

  2016年月,小站联合多家机构提出“人人能为长城做的五件事”倡议。

  这五件事情包括但不限于:与朋友分享你的长城照片和体验;带走垃圾,维护长城的清洁;劝阻在长城上刻画的行为,维持长城原有风貌;给孩子们捐一本书——帮助长城边的乡村,即在帮助长城;如果你发现疑似破坏长城的行为,请拍照、录像并立刻报告给文物执法机构或民间长城保护组织。

  他们与澳大利亚动力博物馆合作,为其长城展提供素材和建议,为美国国家地理中国特刊(2008.5)长城部分提供资料和修改建议,与日本恒文社合作在日本出版《万里长城》

  十几年来,小站策划实施或协助举办了40余场影展,举办了近百场各类讲座、文化沙龙,组织、协助、参与出版了长城主题的出版物十多种,广泛传播长城的知识和文化。

  

追寻逐渐远去的长城

 

  小站人张保田,是国家电网公司的退休人员。他已经收集了上千张非常有价值的长城老照片,自己拍摄的长城照片更是不计其数。

  1908年,一位美国地理学家北京的怀柔拍摄了一张命名为三号楼的长城照片。在他拍摄之前,清代康熙年间这段长城经历了一次京师大地震,震级8级,烈度11度,可以说是相当大的地震了,但是总体来看基本上没有对长城造成损毁。

  2009年,差不多一百年之后,张保田在同样地点拍摄了这段长城照片。长城的垛口已经消失了。

  外国旅行者1908年在河北西部太行山中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村塘子沟,拍摄了一张命名为11月的水口的照片。2008年的11月,张保田也去拍了一张。两张照片差了一个世纪。外国旅行者眼中的敌楼,百年之后依旧。

  张保田说,这是因为当地的农民比较纯朴,对乡土山水都是比较爱护的,没有人到长城去取砖石。

  新老照片对比可以看到,长城的自然风化是非常缓慢的。“我们尽量少去扰动它,就是对长城最大的保护了”。张保田说。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长城老照片反映了远至150年前的长城历史面貌,对长城老照片进行辨认、分析,确认老照片拍摄地点,在原拍摄位置拍摄新照片,获得完全相同场景的长城对比照片,能够最直观、最有效反映150年间长城的变化情况,为长城保护提供依据,为必要的重建维修提供历史影像证据。

  张俊介绍,志愿者把他们在长城上拍的照片、采集回来的数据建设成数据库,长城小站已有长城文献资料库、中国长城建筑数据库、中国长城地理信息系统、长城小站谷歌长城专题、中国长城碑刻铭刻数据库、历史年表、长城专家库、长城视频数据库、小站图书室、边墙史料书库等十个数据库了,全国4万多个长城建筑都在里面有信息,存储了9万多张照片。

  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测绘局组织的长城资源调查启动后,小站志愿者和一些地方文物系统有过良好互动,为一些区县的长城资源调查提供过长城和GIS的知识培训。一些站友还成为长城资源调查队的队员。

  小站不仅仅是记录长城,2003年国家文物局将《长城保护、管理和研究现状的调查及对策研究》立项为当年重点课题项目,拟通过对长城保护、管理和研究工作现状的调查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为国家文物局安排相关工作提供较为科学、翔实的依据。小站收到项目组邀请,加入这个课题的协作,从民间志愿者角度,为课题提供调研及大量的长城周边实际信息和图片。

  张俊对此很自豪。

 

长城的存在源于你的爱护

 

  张俊说,在行走中,他们从喜欢长城残破之美,到开始担忧并希望能为保护它做些什么。自身经历、耳闻目睹,他们痛感保护长城的迫切。追踪紫荆关不当维修,参与抢救北京长城楼橹……他们希望以自己微弱的力量去为之努力。

200752日,小站晋军小队沿长城徒步通过内蒙古大同到丰镇的208国道时,发现穿有“大同公路”反光背心的工人正在公路旁的土长城上挖地基并砌一道短墙。张俊等人立刻上前向工人了解情况,指出在长城上取土是违法行为,要求立刻停止施工并开始拍照、录像取证。施工现场负责人表示,要在这里建一个类似长城垛口的矮墙表明进入山西地界。

小站人向他讲解《长城保护条例》,表明现在的施工是违法行为,如果继续下去,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要求立刻停止施工,并与当地文物部门联系。

  交涉同时,张俊他们通过文保人士与国家文物局值班室进行了联系,最终制止了违法施工。事后,小站人还通过大同的站友进行核实,与当地文物部门一同前往调查,最终涉事相关单位被罚款,相关责任人被批评,已经砌到长城上的矮墙被拆除。

  这只是张俊他们众多保护长城行为的一件事。

  18年来,张俊和小站人看到长城在加速衰老,所幸也见证了国家对长城保护的日渐重视,从立法到资金,各种力量加速投入,保护理念快速发展转变,尤其是长城沿线乡民对于身边各种土垣遗址就是需要保护的伟大的长城的认识也在提升,他们期望,在和长城的衰老赛跑中,我们能逐渐赢得先机。

  当然也有困难。张俊说,只要做事,就会遇到困难。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法制化环境下可持续发展,以保障越来越多的有能力的志愿者能加入到保护长城的行列中来。他相信会顺利解决。

  除了中国长城学会、中国文物学会长城研究委员会等全国性的长城保护的民间组织之外,地方上有一些省市县级长城学会,也包含像威廉·林赛先生的国际长城之友组织,以及一些自发的围绕长城或者围绕传统文化保护的民间团体。张俊说,团体之间有一些联系,在一些重大活动上会互相支持。

  小站就和34家机构联合对外倡议《人人能为长城做的五件事》,就是一次包含了中国长城学会、国际长城之友等多级多区域的长城团体的联手行动。

  长城大市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说,长城专业保护人员不足,社会参与是重要补充和支持与到长城保护工作中来,志愿人员是专业部门的“眼”和“腿”。小站和北京市文物保护机构就有非常好的沟通,小站举报,保护专门机构迅速制止破坏行为;一些长城险情,在站友呼吁之下得到排除。

  “长城的存在源于你的爱护”,这句话印在了小站人的宣传飘带上,更践行在小站人的行动中。(张伟)

 


责任编辑:张云鹏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